今世水墨画名人郑忠的办法之路之四十 钢铁是这么炼成的

平台游戏官网

今世水墨画名人郑忠的办法之路之四十 钢铁是这么炼成的

| 0 comments

2008年我入住深圳观澜版画村,有战友为我打听到高将军女儿的下落,我专程去了广州高大姐的家中,在高将军的遣像前,焚上一柱香,敬呈上有关我的专访的杂志、报纸,磕了三个响头,洒泪而去——在少年蒙昧时代,高将军的嘱咐是上苍恩赐予我的福音啊!

当在社会生活中邂逅不公平的事情时,心里的第一防线“老子是潜水员、海军特种兵,谁怕谁呀?”水来土掩
兵来将挡。

鸣川 2011年 8月24日

一年后回到湛江基地水工大队营地,第一天下午就迫不及待把陈某叫过来单挑,陈某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说“你敢和我打?吃了豹子胆了”我说“是!就揍你个王八蛋”就在我的这个房间,先摆个门户,我虚晃一拳,一脚就把他踢翻在地。

1885年退伍,我考进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心里的心事就是想给高将军写一封信,告诉老人家我考进大学了,信封都写好了,遇到中文系的老乡一起去食堂,聊起来他上四年,我们三年制,我不理解,老乡说“你们是大专,我们是本科”我一听心里很沮丧,长期在岛上执行公务竟然不知道中国的大学分本科和专科,这封信就没再发出去。当时心里想待将来干出点名堂再写信不迟。过了半年作为美术系学生会主席的我在校长办公室有事,无意中看到一份《人民日报》上有将军逝世的讣告,我顿时潸然泪下。

而中国海军一流的潜水员出道的学子无疑肩负着伟大的梦想与使命!

我是一颗急于长大的树,春天忙于萌芽,夏天只顾储绿,秋天俯瞰脚下,才发现这里不是我的乐土。曾高兴微风把我的枝条轻抚;曾欣慰细雨将我的根须润泽。[我要长成参天大树!]我向太阳发出了呼喊。

摘要:1980年一月于广东省电白县水东新兵连,前排左一是郑忠。春节前打扫卫生、收拾东西,找到了当年部队发的布满灰尘、已经很陈旧的潜水工具箱,三十几年闲置墙角无人问津,几次想扔又似乎舍不得,毕竟是当兵岁月的记忆,扔…

摘要:1981年郑忠于广州基地石榴岗海军疗养院作为海军潜水员,我们每年有一个月的假期到疗养院度假,一次意外的邂逅,给当时年轻的我留下了一次珍贵成长的机缘。那一天海军疗养院按排我们到西樵山旅游,去年度假也是按排去…

这一点回光返照才发现潜水分队的领导人是很伟大很有智慧的导师。这句话会让人误以为你骄情,不,很实在,我们的战友赵建国若干年前就是国家潜水运动学校训练处的处长,代表中国参与国际潜水学术交流,有例为证,并非空穴来风。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邵老师。

春节前打扫卫生、收拾东西,找到了当年部队发的布满灰尘、已经很陈旧的潜水工具箱,三十几年闲置墙角无人问津,几次想扔又似乎舍不得,毕竟是当兵岁月的记忆,扔吧!翻开看看,夹层中有一个老的塑料袋包裹了好几层,看一下吧!竟然是一扎遗失了很久很久的老照片,我曾经经常想到这些照片还找过若干次,都不了了之,以为遗失了!这一看—扯出上个世纪尘封已久的记忆!!

一个天问从此始终在郑忠心灵中盘旋“我会出人头地?什么时候出?”

而6年的潜水生涯,磨练与陶冶,挑战与光荣,在潜水分队读的岂止是一个本科,己经远远超过硕士生了!

1992年12月到广州参加“中国青年科技博览会”并获大奖的印染工程师郑忠到《佛山文艺》编辑部,看望当年当兵时期给他以帮助的编辑邵鸣川老师。

顾首回眸,一段生活中毫不起眼的插曲奠定了后来艺术生涯的基础与豪迈。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唉声叹气,自惭形秽,“咽下这口气”,那难以想象今后的生命旅程与面临的诸多挑战自己的决择。狭路相逢勇者胜,以后遇到的故事无非是这件插曲的翻版与演变,本质大同小异,感谢我的战友陈某给我在特定时期特殊方式的馈赠与真实的演练,他也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啊!

何幸!

教学方式:

夏安!

他满腹孤疑一拐一拐地悻悻而去,忽一回头怯懦地嘟咙着说:“你还当真地打我了?”

经常一个人坐在大东海的石头上发呆!诗情画意就是从这里培养起来的!我们的营房离大东海一步之遥,那天空!那大海!那涛声!那—–心情!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志哉!歌以咏志!

潜水生涯给了我自信乃至自负。

创作年代:1991

那时还很单薄!但毕竟千里挑一“合潜”!陆军“合普”一次体检,海军“合水”要两次体检,“合潜”要四次体检,当年海安县应征青年几千人体检通过了5名海军潜水员。

1981年郑忠于广州基地石榴岗海军疗养院

原南海舰队38212部队潜水分队副分队长张心彪,这是《解放军报》采访他的事迹后为之拍摄的肖像。1979年他到海安来接兵,把我带到南海舰队,下连队后他是我的教练、我的班长,我的大哥。

在她的心中,你永远是士兵!永远是个孩子!

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作为海军潜水员,我们每年有一个月的假期到疗养院度假,一次意外的邂逅,给当时年轻的我留下了一次珍贵成长的机缘。

部队难道不是一所大学么?

1991年作为国家大型企业江苏省海安丝绸印染厂工程师的郑忠在广州参加“中国青年科技博览会”,由郑忠研制的“彩虹印花工艺”获了大奖,会议结束后郑忠想到了在部队时期给过自已鼓励和帮助的《佛山文艺》的邵老师,于是与同伴付工一起前往,当时《佛山文艺》已经在一幢大楼上办公了,整个《佛山文艺》编辑部的老师们都对来访的郑忠露出热诚和欢迎,其中一个美编孔老师说“当兵回去考上了大学,做了工程师有了成就,还想到我们,不容易啊不容易!”那次邵老师和我谈了好多,还请我们到她的家中,煲了有广东特色的汤让我品尝岭南风味,当听说我们还没有去过深圳特区,为了让我拓宽视野,邵老师找公安局的朋友们为我开了边防通行证,那是我第一次去深圳。作家没能做成的我一不留神成了工程师,但作家之梦、博览群书、坚持写日记写读后感给了我良好的文化底蕴和无尽的精神滋养以及对生活的思考态度,使我尽管退伍后生活在小地方却敢做倚天之梦。八千里路云和月。

不服输、不信邪是男子汉品质的第一要素!

那一天海军疗养院按排我们到西樵山旅游,去年度假也是按排去的西樵山所以这次我就没去,在家中写书法,两页宣纸写下来有些累了便下楼到疗养院门前的花圃转转小憩片刻,一个老大爷见到我说到:“小鬼!怎么没去玩啊!”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高将军,答道“大爷!西樵山去年去过了,这次我就不去啦!”高将军问“那大家都去了,你一个人在家中干什么呢?”郑忠答“我在家中写书法呢!”高将军一脸的惊讶“你会写字?”“是的!我写了多少年了”,你看!小孩子郑忠居然不懂谦虚。高将军说“我来看看!”于是将军到我住的房间三楼,那时我们住的是当年给前苏联专家住的楼房,是套间,有实木地板,有抽水马桶,还有华生牌电风扇,住四个潜水员,条件在当时情况下已经非常好了。高将军看到我写的《兰亭序》眼睛一亮,我又从床下拖出一只纸箱里面全是我写的大楷小楷,“小鬼啊!写的真好啊!—-”将军说,然后又问了家中什么人、籍贯—–于是我非常幸运地与高将军结缘,从这一天后将军给予我特殊待遇,每天晚餐后让我陪将军在海军石榴岗大院散步,我挽着将军的胳膊象孙子陪爷爷一样听高将军谈他的战争生涯,高将军八岁跟着共产党的部队,在延安抗大读的书,南征北战,战功卓著—–那时每天的黄昏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我仿佛在读一部厚厚的煌煌大作,大家羡慕地不得了!好日子总是短暂的,一转眼不知不觉一个月的假期快到了,第二天即将归队,我们潜水员、飞行员住的是一幢大楼,大楼下面散落有五幢洋房小楼,一个小楼住一个将军,人们称之为将军楼,平时都有警卫员站岗,一般没人敢去打扰。我硬着头皮去了将军楼,警卫员上去通报,很快叫我上去,将军在书房接待了我,绿的藤蔓的植物在墙上轻呤,伸向空中,宽大的画案放着文房四宝,听说我要走,老爷爷急地“怎么这么快地就要走了呢?有一个月了吗?”高将军在画案上临池挥毫“勤学功深心似镜苦练日久手生灵”写好了给我又觉的意犹未竟,来回度了几步又写到:“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三千越甲可吞吴”高将军握着我的手,深情地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小鬼!你将来一定会出人头地的!”,我感到一惊!鼻子一酸,未几小郑忠与老将军挥泪而别。

摘要:1981年于海南岛天涯海角前排左起:景小峰、郑忠、杨洪智、“小熊猫”(对不起名字想不起来了)后排左起:孙学伟、徐再成、魏明谱、章思友、韩军、耿悦军四月十号山东青州的“原南海舰队潜水分队”战友集结日临近,从…

这是邵老师给我的一封电邮:

海军南海舰队38212部队潜水员郑忠

师院美术系老师们传授的是广普,实在乏善可陈。印象最深的是冯力老师传授了一番大思想大格局。

不要太多回头留恋,这是上了年纪才做的事。多做事少讲话,让事实证明自己,这,可能更好。

后来更多的挑战“切磋”纷至沓来!怕什么?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向潜水分队的领导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就是要在这片土壤长成参天大树!

1981年郑忠于硇洲岛

潜水分队老班长尹宝贵在开幕式后谆谆教诲,右为战友王照庆。

摘要:2012年8月郑忠与<佛山文艺>总编助理邵鸣川老师于广州市珠岛宾馆我是一颗急于长大的树,春天忙于萌芽,夏天只顾储绿,秋天俯瞰脚下,才发现这里不是我的乐土。曾高兴微风把我的枝条轻抚;曾欣慰细雨将我的根须润…

那时部队要出操,我是唯一不出操的士兵,我每天五点起床,长跑十公里,回来把十多路拳打一遍,刚好下操。2005年我应邀赴广州美院参加“中国丝网版画二十年回顾展”我部队的三位领导被我请来参加开幕式,开幕式宴会上广州美院党委书记、院长到我们这一桌子上敬酒,我的老领导当年潜水分队队长阳溅妹举杯说“稍等一下,我讲个郑忠当年的小插曲,当年郑忠在部队不出操,所有的人都不服气来找我理论,我对他们说:你他妈的也象郑忠每天长跑十公里风雨无阻,你就可以不出操,从此没人提了!”话音刚落,全场的中国著名艺术家们报之以狂热的掌声和口哨“郑忠–牛B!”

2005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中国丝网版画20年回顾展”首展开幕式在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郑忠八幅作品参展,左一原政委刘锡林,左二原战士郑忠,右二原潜水分队队长阳溅妹,右一湛江潜水运动学校训练处处长赵建国。专程前来作贺。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1980年一月,从新兵连下到潜水分队,当时潜水分队驻扎在湛江市赤坎,一片丘陵地带,我与战友陈某抬猪食桶喂猪,我个子矮在前面,陈某个儿高在后面,下坡的时候,陈某一松手,猪食全溅在我新发的水兵服上,本来我说他一下,他打个招呼也就罢了,没想到他说“活该!”原来陈某是有意的,我们停下来理论,陈某把拳头伸在我的鼻子上说“你们城市兵没用,老子挖过三条河,你打不过我”是的!潜水分队楼下有一副三轮的铁轴88斤,他一只手能抓举十来个,我当时两只手也举不到一个。人家把拳头伸在你的脸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刚要打起来,被两个老兵喝住了,气的我,气有什么用?怀恨在心!卧薪尝胆!此仇不报非为人也!

2008年老兵郑忠归队,再吃一回潜灶,再睡一回那张曾经睡过的硬板床,再听一回嘹亮的军号。

小子我何幸焉?

1980年一月于广东省电白县水东新兵连 ,前排左一是郑忠。

理解与宽容:

你的照片是JpG格式,我没有这个软件,所以打不开。不要紧,小图基本上看到大概了。感觉你现在的画,色彩用笔离不开你的丝网画的风格,这样好还是不好,你要好好思考。我觉得,能够拉开距离更好。以后少与别人提到自己“诗人气质”的话可能更好,诗人少了些理性多了些感性,你现在更是应该好好思索转型的问题了。水墨画如果能够拉开与丝网画的距离,你就是走了一大步了。

思绪如潮—–1979年入伍到2018整整39年了—-

1984年与战友邓衍在海南岛大东海

美术85思潮之余绪,恩师景黄先生国学之启蒙,军中蒙邵老师之关嘱,发奋读书,勤于思考,竟于若许年后,文化的积淀,生命的渴望,艺术的憧憬,作为印染工程师的郑忠无师自通,跨进了所谓版画的领域,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沙鸥。

练功!去海南岛执行任务,第一件事,先弄运动器械,当时部队条件有限,我们又是流动部队到处执行任务,什么也没有,法由心生,到工地用水泥浇一副杠铃,再找两根铁棍四个罐头合子,内充钢筋,就是一副12公斤重的哑铃,每天抓一把石子,举一组杠铃扔一个石子,必须全部扔完。一年下来力气已然大了,刚好又到硇洲岛执行任务,又跟陆军守备部队杨团长的警卫员广西兵李英贵学了几路洪拳、蔡拳和棍法,每天操练,志在必得,风雨无阻。

1981年与战友孙建平在硇州岛

尺寸:68x48cm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